成长

从大唐荣耀看安史之乱给现代人的启示

2019-11-10 04:12: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从大唐荣耀看安史之乱给现代人的启示

最近吃瓜群众们又在最一热剧《大唐荣耀》!确实是部好剧!在“安史之乱”的历史大背景下开展的言情虐狗剧!

从大唐荣耀看安史之乱给现代人的启示

唐王朝是中华民族长期以来引以为自豪的一段时期。发生在盛唐时期的安史之乱,使得这个貌似强盛的王朝前后变化相当之大,而整个过程复杂曲折,甚至故意杜撰的小说都不能与之相比。安史之乱虽然是中华民族一段痛苦的经历,但却给我们后人留下了很多深刻的启示,本文只是略叙一二。

唐王朝不仅接手并治理了隋王朝留下来的统一的国家,而且开疆拓土,先后讨平了东、西突厥、吐谷浑等。经过几代皇帝的苦心经营,到唐玄宗时,已经建立了一个极为辽阔的边境。为了加强中央对边疆的控制、巩固边防和统理异族,唐玄宗于开元十年便于边地设十个兵镇,由九个节度使和一个经略使管理。由于授权过多过大,边境兵镇的节度使逐渐拥兵自重。而安禄山是拥兵自重的典型之一,他一人身兼三地节度使,掌握兵力达到整个唐王朝边境兵力的五分之二,达到二十万。而当时中央兵力只有八万,形成鲜明对比。

与地方节度使逐渐拥兵自重,野心勃勃相比,唐玄宗在位后期,国家太平无事日久,唐玄宗丧失了向上求治的精神。唐玄宗改元天宝后,政治愈加腐败。唐玄宗更耽于享乐,宠幸杨贵妃,由提倡节俭变为挥金如土,如曾将一年各地之贡物赐予李林甫。他又把国政先后交由李林甫、杨国忠把持。李林甫是口蜜腹剑的宰相,任内凭着玄宗的信任专权用事达十九年,杜绝言路,排斥忠良。杨国忠因杨贵妃得到宠幸而继李林甫出任右相,只知搜刮民财,以致群小当道,国事日非,朝政腐败,让安禄山有机可乘。

安史之乱的后果极其严重。安史之乱后,社会遭到了一次空前浩劫。《旧唐书·郭子仪传》记载,90%的房屋被烧毁,各行各业都荒废,京城附近住户不满千家,原来人们生产劳作的地方豺狼号叫。几乎包括整个黄河中下游,一片荒凉。杜甫有诗曰:“寂寞天宝后,园庐但蒿藜,我里百余家,世乱各东西”。这说明经过战乱,广大人民皆处在无家可归的状态中。安史之乱后,统一的中央王朝实际上已经无力再控制地方,安史余党在北方形成藩镇割据,各自为政,后来这种状况遍及全国。各藩镇不服朝廷管理,或者自己任命官员,或者不上缴国税,甚至骄横称王称帝,与唐王朝分庭抗礼。直到唐亡,这种现象没有终止。安史之乱后,国家掌握的户口大量减少,潼关和虎牢关之间,几百里内,在编的仅有千余户。邓州的方城县,从天宝时的万余户,骤降至二百户以下。政府却把负担强加在犹在户籍上的农民。唐宪宗元和年间,江南八道一百四十万户农民,要负担唐朝八十三万军队的全部粮饷。统治阶层的压榨更加深重,导致农民和地方统治阶层的矛盾日益尖锐化,最后迫使农民不得不举兵反叛,形成唐中叶农民叛乱的高潮。

安史之乱发生的原因,很多史学家都有叙述。包括中央和地方割据势力的矛盾、民族矛盾、统治阶层内部的矛盾、统治阶层和人民的矛盾等。这些观点都很对,这些都是直接原因。

矛盾随时都存在,一个矛盾解决了,又有新的矛盾产生。唐王朝讨平了东、西突厥、吐谷浑,解决了边境不安的矛盾。但随之而来的是边境过于辽阔,且多是少数民族,难于管理的矛盾。于是唐玄宗任用少数民族将领,设置边境兵镇,期望解决这个矛盾。但随之而来的是,兵镇权力过大,个别少数民族节度使有野心的矛盾。(插一句,我们同时也要看到,在安史之乱的过程中,唐王朝仍然依靠少数民族将领的辅助平定了叛乱。唐朝对于民族融合也是非常重视的一个时代,很多少数民族从此有了汉姓,成为了“汉人”(安禄山家族就是)。所以,个人认为不能把民族问题扩大化。)那么,后来的明朝极力的将权力集中到中央,甚至集中到皇帝身上,但明朝仍然不可避免的面对新的问题,新的矛盾。而明朝后期这些矛盾显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导致了一个朝代的灭亡。

所以,一方面,仅仅停留于讨论有哪些矛盾并无助于一个社会的长治久安;另一方面,有任何矛盾都不可怕,因为随时都有矛盾,我们不一直都过来了吗?那么,社会的长治久安依靠什么?本质上,依靠人不断的去解决问题,解决矛盾。最直接的就是靠执政者,不断的去认识、理解、分析、实践、改进,最终解决问题和矛盾,然后再按这个过程解决新的问题和矛盾。

我们看到,当地方节度使逐渐拥兵自重,野心勃勃之时,唐王朝执政者在做什么?他们一派歌舞升平,从最高统治者到整个统治阶层,都在享乐,或者在维护自己在这个阶层的地位,以便继续享乐。

每个人都有他的生命周期,从幼年的懵懂,到少年的活泼,到中青年的憧憬与奋斗,到老年的安享晚年。我们可以看到,其实唐玄宗在位的前期,确实是一位非常有作为的皇帝,因前朝皇帝的奋斗以及他的开元之治,整个唐王朝达到了史无前例的繁荣与稳定。作为一个“人”,唐玄宗也希望自己不完全是为了工作而活,也希望自己前面的奋斗能带给自己长久的安乐。所以,纵观历朝历代,我们常常看到一个现象,年轻的皇帝总有一番抱负,到老年却以安享晚年为主。其实,这也是正常的,符合人性的一个现象。

除了“个人”有这种生命周期,一个家族同样非常明显的具有这种周期性。我们看历朝历代,都会发现开国皇帝都是舍生忘死,浴血拼杀出来的(这是奋斗初期,一穷二白,全靠打拼);到了二、三、四代皇帝就是改革、治理(奋斗中后期,子承父业,发扬光大);五、六、七代皇帝开始维持、享受(享受阶段,自认为家族兴旺发达是天经地义的,兴趣转移。在这个阶段,我们可以看到好多木匠皇帝、词人皇帝、书法家皇帝、荒淫皇帝等等);然后整个王朝开始见顶回落;到末代皇帝,就算你有天大的本领,整个社会已经积弊难改,灭亡成了唯一的可能。而整个过程中间任何时期,如果出现荒淫皇帝,王朝更会加速灭亡。比如,夏末、商末等。可见,荒淫皇帝的出现是皇帝家族达到周期中的灭亡阶段的非常值得警惕的前兆和信号。

那么,除了家族有这种明显的周期性,甚至当整个统治阶层具有一定的垄断性之后,整个统治阶层都有这种周期性。比如,统治阶层为了维护自身的地位,相互织网,互为庇护,结为党派,对权力进行垄断。由于网络、党派具有家族性,因此整个网络、党派,甚至扩大到整个统治阶层都具有周期性。这种整个统治阶层的周期性,甚至比皇帝家族的周期性对社会的影响还要大。

假如说,一个家族的兴衰成败跟我们大家没关系,我们就当小说,电视剧看看就算了。但是如果一个家族或者一些家族垄断了社会的权力,那么每一个家庭的命运就跟这些家族绑在了一根绳子上。

在唐朝前期,随着李家的奋斗和兴起,确实整个社会也得到了发展,人民的生活得到了改善。但随着李家以及整个统治阶层的懈怠、贪求享乐,权力的垄断,导致腐败横行,正直而希望有作为的官员受到排挤。在安史之乱后,随着以李家为代表的统治阶层的没落,整个社会更是遭受灭顶之灾。真是兴也李家、衰也李家。如果把一个社会与某个伟大的个人紧密的绑定,确实是非常危险的。

所以,要实现社会的长治久安,不在乎仅仅停留在一些表面的社会矛盾上。而是要建立一个体制,使得社会权力能够适度平和的、制度性的、可控竞争性的,在不同的人手中流动,让社会权力不仅仅是权力和利益,还是真正为社会服务的义务和责任!从而突破个人、家族和垄断的统治阶层的周期性,不断的解决我们遇到的各种社会问题和社会矛盾,避免社会问题和社会矛盾累积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安史之乱,本质上是一次社会权力转让的企图和争夺。任何的朝代更迭都是社会权力的转让。这些朝代的更迭,也就是这些权力转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合理的。但是,我们看到的是,为了这些权力的更迭,百姓家破人亡,白骨累累,社会经济凋敝,百业废黜,整个国家一片荒凉,甚至对其后的朝代都有巨大影响。社会代价过大。为了保证这种权力更迭的适度平和,就必须有制度来保证,使这种制度成为法律。大家在法律的框架下,寻找一定时期内(不是永久的,不是垄断的)接管社会权力最适当的人选。通过法律手段来保证和规范权力移交的公平合理和适度平和。为了寻找接管社会权力最适当的人选,当然要有比较,有选择,当然要有竞争性。但要保证这种竞争性是在法律范围内的,保证这种竞争是公平的、合理的、合法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即使民主的竞选制需要在平时和竞选时,花费大量的金钱,但相比“百姓家破人亡,白骨累累,社会经济凋敝,百业废黜,整个国家一片荒凉”的代价还是小得多。而且,如果花费这些金钱,确实能够保证权力掌握在适合的人手中,那么他以及执政阶层如果能为社会创造良好的社会政治环境,就将为社会经济、文化、科学的发展创造更为有利的条件。那么这些钱,社会就能赚回来。至少,社会各个群体的利益,有了在法律范围内,公平合理博弈的机会,也是化解社会矛盾的压力的一个出口。

枸椽酸西地那非副作用

非常运势网

viagra效力

正品威尔刚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